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方式
网站首页   公司简介 总经理致辞  新闻动态  鑫鑫艺术馆  楼盘展示  购房指南  客户留言  联系我们
 
新闻动态
艺术动态
 
 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>艺术动态
王伯敏教授撰文《忆汶川、说汶川痛汶川---羌族的同胞挺住》
日期:[2010-2-7 9:38:00]   共阅[2942]次

 

  

  我不是汶川人,曾到过汶川;我不是羌族人,但我写过《羌族美术史》。当我在电视上看到汶川地区发生那么大的震灾时,我立即想到了茂县。茂县与汶川邻近。1933年8月,茂县叠溪的大地震,那时所遭受的灾祸非常利害,人畜伤亡惨重。本来,岷江流经叠溪山下,地震暴发,如山般的巨石,有的压在麦田上,有的掉入江里,把岷江截断,一时天昏地暗,使岷江翻滚怒号而改道,这是多么惨痛的一幕。叠溪一座岩壁,有唐代的石雕,造像精美。震后,剩下一些残存的石雕像,毕竟这还是唐代的文物,我都把它写进了《羌族美术史》。这一次——5月12日,万恶的震魔又发狂。我沉思,我关怀,那里的老乡还好吗?那里的这些残存的唐代石雕像还好吗?当我看了5月19日报纸上的有关报道,使我没法再想下去,我转入了哀思。


  茂县有“羌族博物馆”,1992年我撰写《羌族美术史》时,许多资料都从那里得到。馆里的工作人员,曾热情地给了我查阅史料的方便,使我感激。那里有一位油画家叫彭代,曾任茂县羌族博物馆的副馆长;还有一位余少方,1992年10月25日给我寄来了信,并为我编写《羌族美术史》的需要,邮来三方清末的“雷霆都司北极驱邪印”。再有一位是茂县南郊里屯的谢宇星,四十多岁,人很健壮,有手工艺特长,能制皮鼓。那天,我把一份清末苏州艺人朱海三讲述的“民间工艺八字诀”给了他,他立即翻阅,表示对他有用。当时他还叫他的妻子找来三、四张剪纸送给我……。这些见过一面的羌族朋友,都留给我真诚而朴实的印象。那一天,我还看到宇星门前有一群孩子,孩子天真的笑声,象歌声那样的悦耳。现在,他(她)们的情况咋样了?咋样了?


  茂县的西南面是汶川。素有“古羌王遗都”和“朵云上的街市”之称的罗卜寨,是汶川使人不能不怀念的好羌寨。罗卜寨,被称为“中国羌族第一寨”。2006年7月1日,首届中国汶川古羌族文化节,便在这个古寨举行。当地的人,还决定将它建成民族文化生态旅游区。不幸的是,5月12日地震一爆发,顷刻之间,全寨被毁,一片狼籍,面目全非。房屋——这些所谓“最古老、最有地方特色的黄泥白木羌居”,全部倒塌,无一幸免。万恶的震魔,就这样无情地给我们美好的家园,造成这么大的灾害。


  顷者,在汶川大地震的情况下,有时作些回忆,也能增强我们重建家园的信心。在我写《羌族美术史》,进行采风时了解到,羌族人勤劳、勇敢,他们做事,往往埋头先做了再说,他们不会“说了不做”。他(她)们也善歌能舞。羌族的妇女,心灵手巧,她们的羌绣很有名,有的绣制品远销日本、澳大利亚和荷兰。在手工的制作中,绣花样与剪纸花样的关系非常密切,茂县妇女的剪纸,有的与刺绣制作相关;有的粗放,别具一格,剪得生动又生趣。他们剪花、剪羊、剪狗,还剪三只脚的怪兽和一只足的金鸡。有许多美丽的神话,也曾在茂县、汶川妇女的剪刀下出现……。有这样富有创造才干的羌族人,又是那么勤劳、勇敢,斗天斗地,能有不胜吗?

 

羌绣--挑花

  

  这里再说一点,说的姑且是一种缘分吧!汶川地区的有些羌族人,早就来过我们浙江,对此,我过去曾作过一些调查。一位叫周多吉的羌族艺人,能画扇子。早在20世纪30年代,常去杭州湖滨“喜雨台”茶楼,与杭嘉湖艺人交流手艺,他藏有几方羌族民间的“米糕印”,他把它当作“闲章”来使用,盖在扇画上。过去王星记扇子店一位老艺人任祖培,年轻时与周多吉有交往。任老告诉我:“周多吉为人慷慨,肯借钱给穷哥们。”再有一位罗大巴,在我所著的《中国民间剪纸史》中提到他。罗大巴,1893年生于汶川地区的松潘。羌族人,他在少时向母亲、大姑子学剪纸,又跟舅父周多吉学手艺。到了上海,与著名剪纸家王子淦相熟,后住浙江余杭三墩(现属杭州)。他的剪纸艺术,简洁而又质朴,颇具羌民族的地方特色。


  提到羌族,使人不可能不想到“羌笛”,羌笛有的用鹰骨做,竖吹,其声悠扬。它与羌族的民歌、羌族的民间剪纸等,都是羌族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。这一类艺术,即使不遭受地震之灾,也应该值得抢救、保护。

羌族剪纸


  上个月的26号,当我听到温家宝总理在汶川映秀镇接受中外记者采访时说:“我们要保护好全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的古老文化和文明,”听了令人激动。在北川县,温总理殷切地对当地干部又说,北川是我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,要保护好羌族特有文化遗产,即使县城迁建到新的地方,也要做好这种保护工作。温总理的话,高瞻远瞩,意味深长。诚然是,人是最有感情的。人需要在自己特定的环境中体会自己的历史。如果做不到这一点,有感情的人是忍受不了的。汶川地区灾后重建,决不是简单否定一切的新建。从废墟中坚强站立起来的人,不仅仅需要解决住房的问题,还应有历史文化的归属,要有自己的精神家园。近日报上有一则报道,提出“北川被掩埋了,但北川的历史不能掩埋。”5月19日,第二炮兵部队某工程团,已开始在北川的废墟中抢挖历史档案及重要文物。又据报道,5月30日,国家民委召开四川地震灾区羌族民族文化抢救与保护座谈会。一句话,对于羌民族文化,能减少一份损失就要抢救。我国是多民族国家,56个民族56朵花,羌族就是我们国家民族的一朵花。


  近住桐庐大奇山,经常面对宁静而美丽的富春江,一个人,当生活在愈宁静的环境,反倒愈思不平静的汶川。何况我年已入耄,夜间醒得多,因此想到这,想到那;想到远的,想到近的;想到过去,想到现在。确实是百感交集。静夜,我深深地祝愿,祝愿那些在我写的《羌族美术史》中提到的历史文物,那些民间艺术,那些现代羌族人创作的油画、版画等作品平安无恙。也祝愿那里的建筑——碉楼、吊脚楼、索桥等等,都平安无恙。然而,即使不尽人意。而我相信,汶川的人民会站起来,在全国四面八方的支援下,他们家园的重建,指日可待。在我写的《羌族美术史》中有一段记载羌族人说的话,充分反映他们向来具有乐观的进取的精神。羌族人说的这段是这样:


  “我们画画的还有,称得上画家的不多;分散各地的画家、艺人还有,要找画家集中点,要寻有组织的美术家群体,我们还没有。但请相信,我们的美术会发展起来的。”他们的回答实事求是,但又透露出他们具有坚强的意志。“请相信我们的美术会发达起来的。”有了这样乐观的精神,有了这样坚强的自信意志,当他们的家园重建时,不只在以智取胜,必定力大无穷。优劳可以兴国,多难可以兴邦。汶川不哭,汶川挺住。我们都在你们身边。我们携手从废墟上站起来,只要我们心手相连,家园会依然秀美,山川会更加壮丽。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 

羌族剪纸

  

 

   

铜釜

【字体:   【背景色 -               关闭
上一篇: 半唐斋其人其收藏
下一篇: 浙江当代中国画研究院成立
   相关文章
最大师:回顾那些2013年去世的艺术大师们 [03/18]
清幽空明的水墨结晶 [03/18]
“画史通儒”王伯敏追悼会昨举行 [01/04]
挚友悼先生 [12/31]
追忆大师之王伯敏先生诗选 [12/31]
追悼会2014年1月3日举行 [12/31]
 
  地址:荣成成山大道鑫鑫大厦
电话:0631-7561835/7561148/7567077 传真:0631-7561148 鲁ICP备05020479号
本站部分图片和内容来源网络,版权归原创作者或原公司所有,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告知!我们将立即删除。
网站地图
山东荣成市鑫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